•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社长李宝善提了13个"不会忘记" 2019-03-18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3-18
  • 北京市北京中汽南方4S店【在线咨询】 2019-03-10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3-10
  • 福建省直机关开展提振机关党员干部精气神系列活动 2019-02-21
  • 元代磁州窑的“吉祥三宝” 2019-02-21
  • 您的位置 :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 小说库> 仙侠> 绝声

    更新时间:2019-03-13 22:46:33

    绝声 已完结

    36选7买9个号多少钱:绝声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 www.xdqqf.com 来源:有书阁 作者:酔歌 分类:仙侠 主角:萧殊,孟善

    绝声是酔歌最新著作的武侠小说,主角萧殊,孟善小说剧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淮南阁是名动江湖的第一大门派,而阁主萧殊是名动洛阳的人物。孟善八岁那年见到了萧殊,萧殊这个名字起的委实贴切,殊容绝秀,故生而名殊。那时候孟家恰遭灭门惨案,江湖人士趋于两个利益,一为《绝声》,二为染玉,于是便杀了孟家上上下下六十六口人。从此她的愿望只有报仇。而他们的故事,就从报仇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孟善抵达漓江之时,落日恰似融金,雨却像仙人不惜水般洒落,湮没大街小巷,双眼所能触及的都是迷蒙的雨气,湿润的,黏腻的,令人不甚舒服的。

    “这天气古怪得很,明明还亮堂着,雨却是不要命的下。我估计绿林坡上的那堆坟又要遭殃了?!?/p>

    “绿林坡?那里可不像埋人的地方?!?/p>

    孟善脚步滞涩,牵着马的手也在缰绳上收紧。

    “你不是当地人,自然不知道。绿林坡是孟家曾经买下的,作为孟家祖坟,只要是孟家的子女,死后都是要葬到那里的。不过有一件事,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孟家被灭门。灭了门,子嗣就没了,那里也算是荒废了?!?/p>

    “那里风水虽好,地势却有些低,这雨可是不多见,倒是苦了绿林坡?!备救瞬辉俣嘌?,连忙收拾东西,要撤走茶棚。

    雨,还不知道要下多久。

    “不过还有一事!”妇人猛地抬头,手里还捏着脏布子,“孟家的坟不怎么对劲,少了一人,就是他家那个姑娘的,也不知是跑了,还是死的连尸身都没了,你也别说我幸……”

    后面说了什么,孟善已经不知道了。她戴上斗笠,紧了紧蓑衣,去了绿林坡。

    绿林坡的坟的确被冲了冲,坟上的尖都被冲平了。孟善一时不知做些什么,回过神的时候才意识到,应该给坟添添土。她抽出染玉,开始掘土,片刻,掘出一把铁锹,她捡起被腐蚀的厉害的铁锹,往上添泥。

    绿林坡安静的,只有雨声。

    就连铁锹声,也被淹没在雨里。

    她有点想笑,这么多年了,连仇的一半都未曾得报。

    对于当年的记忆,前半段,她是出于睡梦之中的,记忆断片之后的,便是娘亲声声呼唤。

    ……

    “善儿!善儿!”

    “善儿!善儿!”

    孟善听到有人叫她,迷迷蒙蒙地从颠簸中醒来,眼前却是一片火光。

    她有些瑟缩,往娘怀里钻了钻,问:“娘,发生了什……”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娘亲的眼吓得没了主意。

    娘亲的眼像要滴出血一样。

    娘放下怀中的她,牵着她往前跑,另一只手从背后抽出一把不起眼的青铜剑,领着她往人潮的反方向跑。

    孟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见娘亲所走的路线是通往后花园的。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娘亲又重复了两遍这句话。孟善的眼泪在那一瞬涌了出来,她问:

    “娘亲,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娘亲看她一眼,微笑:“不会的,我的善儿还没有长大?!?/p>

    娘亲带着她停在一口井前,猛地蹲了下来。

    她看到娘亲眼中流出的泪水,那样悲哀,那样绝望。

    她颤巍巍地伸出染血的手,想要触摸孟善的脸颊,却在靠近的刹那止住,她强忍住泪水,努力将自己的话一句句烙印到孟善脑中,“善儿,你要记住,你的父亲……无论,无论他做了什么,他都是一个英雄,是你的英雄,是我的英雄,他的功劳,只需你和我来记着就好?!?/p>

    “他叫孟白因,而你的娘亲叫王秋雅。就算你要一个人走很长的一段路,你也要记住,你并非无父无母,你不能哭,不能被任何人欺负?!?/p>

    “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王秋雅的眼里又涌出泪水,她粗鲁地擦擦,把孟善往井口一推,道,“这是口荒废的井,只剩下薄薄一层水,平常没人怎么用它,你在底下好好呆着,听到什么,也不要出声?!?/p>

    “会有人来救你的,你要好好活着?!?/p>

    会有人来救我的。

    孟善看着王秋雅和自己越来越远,直到自己落到了井底,直到再也看不到王秋雅,她还是一滴眼泪也没有流。

    仿佛刚才那一瞬,就流干净了所有的眼泪。

    她知道,一切已经晚了。

    没救了。

    会有人来救她,可是,谁来救救孟家?

    外面的火冲天的明亮。

    孟善呆呆地跌在水中,将手向上努力地伸展,借着光看着自己衣角的那个血手印。

    她知道,这是谁的血。

    她又抬眸,看向了外面。

    她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

    因为她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黑夜。

    有火把从井口晃过去,她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

    “观主,这井太深了,看不到下面?!?/p>

    紧接着,便是一颗石子从上面丢下来。扑通。水响了一声。

    “有水,把尸体丢下去?!?/p>

    她往后瑟缩,看着面前多出来的两个人,眼神呆滞。伸出手,额角被石子砸破的血口已经往外冒血,而指尖也沾染了黏腻。

    这要是一场梦,就好了。

    即便是噩梦也好,至少,还活着。

    血腥味萦绕在她鼻端,她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两个尸体。

    临近天光乍破之时,井外传来一声困兽般的叫声,悲哀,凄厉,响彻在这个血红的夜里。

    就在井底,都听得如此明晰。

    孟善辨得出,这是她父亲的声音。

    她的唇无意识地开阖。

    “爹?!?/p>

    却发不出声音。

    有人将孟府改造成了炼狱,或许是天亮了,改造结束了,纷扰声渐渐如潮水般退去,空气中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厚重地缠绕在鼻端,仿佛十多年都散不去。

    她觉得,可能一生便是这样漫长。如天黑到天亮般的漫长。

    如火光冲天到第一缕阳光撒入这个院落般的漫长。

    如人声鼎沸到死一样寂静般的漫长。

    有人落到了井下,伸手抱起了她。紧接着,有少年在她耳边轻声呢喃:

    “你是孟善?”

    孟善摇头。

    她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亦不能让别人知道,她就是孟善。她要好好活下去。

    少年却笑了,冰凉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在颊边带起一串悸动,他在给她顺头发。孟善看他的眼神空洞而迷茫,在黑暗的井底,少年却好似感受到她的眼神,将手笼在她的眼上。

    “我知道你叫孟善。你娘亲让我来救你出去?!?/p>

    孟善点头,指尖抓紧了少年华贵的锦衣。

    少年带她出了枯井,将她放在地上,轻轻将手挪开,问:“难受么?”

    孟善摇头,抓着他的袖子,亦问,“那我母亲在哪里?”

    少年深深望了她一眼,牵起她的手,越过脚下的横尸,往前走去。

    直到她看到,倒在血泊里的两个人。最熟悉的两个人,给了她血,给了她肉,给了她八年的安稳,如今却把自己血,自己的肉,尽数落于泥土之中。

    在她的记忆之中,孟白因一直都是高大的,他的背从来都是挺直的,不像现在,佝偻的如同桥洞,怀里护着一个女人。背上插着四五把剑,孟善甚至能想到,那些剑如何的穿透他,钉到怀中那个女人的身体里。

    她伸出手,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想要触碰那两张略显死灰的脸,却被一双手在空中截住。

    以她的力道,并不足以挣脱。她抬眸,是少年拦住了她的手。

    “你还小,触碰死人,不大吉利?!奔辉僬踉?,少年松开她的手,也直起了腰,“这些,自然会有官府来收拾?!?/p>

    至此,孟善才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他的脸,让人看一眼,便忘不掉。因为左边的桃花眼下,眼角向下,交于颧骨,那里有一颗绛红色的泪痣。

    她记得,娘亲说过。

    “泪痣啊,有泪痣的人都是很美的,此生却注定多泪,且命途坎坷,终不得所爱。一生如流水,半世如飘蓬,便是孤星如命?!?/p>

    而现在,说这话的人,却在地下倒着。

    孟善收回目光,问:“官府会葬了他们么?”

    少年怔了,继而道:“自然?!?/p>

    “我叫萧殊,你愿意和我走么?”

    她没有应答,却转身,捡起了那把毫不起眼的青铜剑。

    孟善站了许久,道:

    “你会对我好么?”

    “自然?!?/p>

    “可是,我想报仇,你能容忍么?”

    萧殊道:“自然?!?/p>

    “那萧殊?!泵仙蒲锷?,“我愿意。你带我走,好么?”

    萧殊微怔,又笑了:“好?!?/p>

    ……

    淮南阁又来了一个姑娘,是淮南阁的第四位姑娘,神情淡漠,不予言笑。

    云芯给她送了饭,心里想着那姑娘的神情,有些唏嘘。

    灭门啊,似乎总是会发生。

    应流宁迎面碰上了云芯,打断了云芯的思绪。云芯见他来去匆匆,伸手拦住他问道:“哎,小应!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云姐姐好?!庇α髂撕罅讲?,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我是去找新来的那个孟善姑娘的,我想着她应该是要练剑的,去问问她的意思?!?/p>

    “也是?!痹菩臼栈厥?,道,“阁主十分看重孟姑娘,你要盯着些孟姑娘,不要让她伤着了?!毕胂?,她又续道,“或许,她练?;嵊行┏?,你提防着些,让她悠着点,要不容易出事儿?!?/p>

    “她近来戾气颇重,不得不提防?!?/p>

    应流宁郑重地点点头,云芯笑道:“去吧?!?/p>

    “云姐姐回见!”言罢,人便没了踪影。

    云芯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猜你喜欢

    1. 女主爽文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社长李宝善提了13个"不会忘记" 2019-03-18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3-18
  • 北京市北京中汽南方4S店【在线咨询】 2019-03-10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3-10
  • 福建省直机关开展提振机关党员干部精气神系列活动 2019-02-21
  • 元代磁州窑的“吉祥三宝” 2019-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