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社长李宝善提了13个"不会忘记" 2019-03-18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3-18
  • 北京市北京中汽南方4S店【在线咨询】 2019-03-10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3-10
  • 福建省直机关开展提振机关党员干部精气神系列活动 2019-02-21
  • 元代磁州窑的“吉祥三宝” 2019-02-21
  • 您的位置 :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 小说库> 言情> 花谢烟雨迟

    更新时间:2019-03-12 18:05:01

    花谢烟雨迟 已完结

    黑龙江36选7 2018112期:花谢烟雨迟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 www.xdqqf.com 来源:掌读520 作者: 江淮有夏 分类:言情 主角:韩景耀,慕容晚

    花谢烟雨迟是江淮有夏最新著作的言情小说,主角韩景耀,慕容晚小说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她是新北最受宠的公主,他是最年轻有为的少将。一道圣旨,让慕容晚私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那个印象里令她一见钟情,冷峭如长剑的清俊少年。自己满心欢喜,披霞戴冠??伤蠡榈比?,他赠予她的却是一场国破家亡,山河不在。“晚晚,回来吧好不好?”数月后,韩景耀站在屋子中间痴痴的看着慕容晚,几乎是央求着,声音是那样的虚哑,仿佛低到了尘埃里,听起来让人心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底是我不要脸,还是你不要脸?!?p>她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说。

    韩景耀被慕容晚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那张原本白皙而风驰俊秀的脸瞬间阴翳到了极致,下颚绷紧,眸中有血光闪现。

    连他那双紧攥着女人衣襟的手,骨节都在微微作响。

    “好,可以啊?!?/p>

    男人冷笑出了声,神情阴狠,周身刹时燃起修罗般的气场。

    他整个人霍地一下子站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一般,极其残暴地,揪着慕容晚的衣领就往轿子里面拖。

    “你不是想救他吗?我给你这个机会?!?/p>

    慕容晚本来就长的娇弱,被韩景耀拉扯着的时候就像一只被揪住了耳朵的兔子,毫无反抗之力。

    哐当一声。

    她便被那个男人毫不怜香惜玉地扔进轿子里,骨骼和皮肉都直直撞上了车内的座椅,生疼不已。

    可那仅仅是开始。

    慕容晚都还未来得及反应,那人便已经紧跟着她进来,撕开了她的裙摆。而她根本连躲的余地和空间都没有,娟秀的细眉痛苦的拧在一起,整个身体都在抖。

    “怎么?刚刚不是你想这样的吗?现在又怂了?”

    他死死锢住了她的细腕,力道之大几乎要将那女人的骨骼捏碎,讽刺的问。

    滚烫的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留下来,可慕容晚愣是仍要倔强地用眼睛去瞪他,更添了男人的怒火。

    他开始变着法子折磨她。

    再没有人会比韩景耀更了解慕容晚了,所以折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而慕容晚只能被动的承受着那袭来的暴风骤雨。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好让自己因此能不发出破碎的呜咽。

    因为温子意还在外面.她不想.

    可那女人越是死命忍着不出声,嘴唇都出血来,便越勾起韩景耀想要欺负她的邪念。

    后来的韩景耀想起这件事都觉得,他几乎是气疯了,红了眼,才会那样残忍的对待她。

    再想起那个过程,慕容晚只觉得自己就像是黑夜湍流中破碎了的纸船,只能顺着河流的方向不停漂浮。

    一场漫长而可怕的噩梦。

    良久,韩景耀才心满意足的起身,整理好衣衫出去。只剩下慕容晚一个人留在轿子里。

    女人纤细的葱指微微抖着,拢了拢自己破碎的衣衫。腿却软的无法站起,更重要的是,她想起自己刚刚的样子,终于抑不住了。慕容晚躲在轿子里,双手抱住膝盖,紧紧缩成一团,不顾形象的痛哭起来。

    愤怒,绝望,想死。

    轿子外面火把依然熊熊燃烧的声音,温子意对着韩景耀声嘶力竭咒骂的声音,似乎都变得愈加遥远。

    她听不清那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因为她累了,太累了。只想顾着自己好好的哭一场。

    不敢出去,也没脸出去。

    所有的酸涩和委屈都像石头一样卡在喉咙里,清莹的泪珠大颗大颗的从眼眶里滚落出来,将睫毛沾湿成一小撮一小撮的。

    慕容晚本以为自己早都释然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只有一点点她就可以远离韩景耀带给她的噩梦。却没想到,仍然是周而复始的折磨和羞辱。

    只有她死,才能了结吗?

    可是慕容家的错,她父辈的错,为什么偏偏就要她来承担.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晚才终于再没多余的力气哭了,清晰的理智也开始慢吞吞地逐渐回炉??烧馐彼欧⑾?,刚刚原本喧闹嘈杂的外面,如今却独独少了一道她熟悉的声音。

    少了温子意的声音

    慕容晚那双乌沉沉的,蕴满水雾的眼眸,瞬间瞳孔骤缩。

    不可能!

    韩景耀明明答应她的!他刚刚明明已经答应过她了的!

    慕容晚整个人几乎是疯了一样。头发也是乱的,衣衫都没有整理好,便跌跌撞撞地爬了出去。

    可已经迟了.

    映入眼帘的是火把,冰冷的尸体,鲜血,以及韩景耀手上的,剑身映出的寒光。

    一下子,慕容晚整个人便如蒙电击般怔在原地。

    原本黑曜石般澄明的眼睛,由最初震颤着的不可置信,到最后完全涣散了,身子也瘫软在地上。

    而另一边,韩景耀这时候才刚刚收了剑,便看到慕容晚疯子般,东倒西歪地跑出来。

    他正斜过眼睛看那个女人。

    在月光与火光的辉映下,男人侧颜冷峻,不近人情。那欣长挺拔的身影,却浑身都裹挟着带血的杀气。

    在场的士兵此刻皆噤了声。

    他们谁都知道,现在若是敢惹眼前这个男人,下场都只会是死路一条。

    可慕容晚不一样。

    她慢慢拖着两条腿,一点一点挪动着,爬到了温子意旁边。眼里满满都是不敢相信的震惊和悲怆。

    女人伸出葱白纤细的手,微微颤抖着,想要触摸,又不敢触摸。

    那个尸体,仍汩汩涌出殷红的血,染湿了那人淡绿的衣衫,如在心口绽出的一朵曼陀罗。

    温子意虽是死了,眼睛却没有闭上,直勾勾的看向轿子那边,像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手也死死向外伸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若是以前,慕容晚看到这样的尸体,定会吓得不行,尖叫着跑开。

    可那是她认识了十多年的人是她的子意哥哥啊

    她想起温子意曾经唤她晚晚时,眼里那温柔的笑,就像小时候一样。

    那双眼睛,那双如桃花般潋滟的眼睛

    那个还承诺要陪她去看城外有更好看的花树,更美的山河湖海的人.

    死了。

    慕容晚似乎是真疯了。

    她守在尸体旁,竟开始咯咯咯地笑起来。

    “我可以叫你晚晚吗?”

    “好呀,我二哥哥也是这样叫我的呢?!?/p>

    “那城外如果有更好看的花树,更美的山河湖海。晚晚愿意让我带你一起去看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他

    就再没有机会回答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小说
    2. 短篇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社长李宝善提了13个"不会忘记" 2019-03-18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3-18
  • 北京市北京中汽南方4S店【在线咨询】 2019-03-10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3-10
  • 福建省直机关开展提振机关党员干部精气神系列活动 2019-02-21
  • 元代磁州窑的“吉祥三宝” 2019-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