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社长李宝善提了13个"不会忘记" 2019-03-18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3-18
  • 北京市北京中汽南方4S店【在线咨询】 2019-03-10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3-10
  • 福建省直机关开展提振机关党员干部精气神系列活动 2019-02-21
  • 元代磁州窑的“吉祥三宝” 2019-02-21
  • 您的位置 :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 小说库> 职场> 天岐除妖师

    更新时间:2019-01-13 00:27:58

    天岐除妖师 连载中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天岐除妖师

    黑龙江省36选7开奖结果 www.xdqqf.com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赤子练 分类:职场 主角:天岐,刘轩云

    主角是天岐,刘轩云小说《天岐除妖师》是由赤子练创作的优质职场类文章。这是一个人和妖并存的世间?!貉?,为恶者,必除之。何为恶,害人?!徽馐巧砦Ρ匦虢骷堑囊痪浠?。天岐身为曾经的六等除妖师。从除妖师中离开,只除害死好人的妖。只是,好与坏。在人和妖看来又是有分歧的。“天岐大人,你信什么?”跟屁虫刘轩云问道。“我只信我自己。”天岐毫不犹豫,“和我的朋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轩云往天岐的身边靠了靠,将要碰到天岐的时候停了下来,等天岐不耐烦的目光投来时,他一脸坏笑地问道:“天岐大人,以后我跟着你,你也会给我买一匹马吗?还是说,等我把身上洗干净了,也换了新衣服,我们以后要一起骑同一匹马?!?/p>

    天岐停下脚步。

    刘轩云也识趣地停了下来,等着天岐开口。

    “一起?”天岐轻笑着反问道。

    她的脸上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神情,就和刘轩云问她是除妖师一样。

    虽是问话却是胸有成竹。

    “刘轩云,你比我可重多了?!碧灬崦锏?,自上而下打量着刘轩云。

    刘轩云的个头和三林相差无几,身形和寻常男子相比要偏瘦一些,先前没有细看,现在看着,竟也没有觉得他文弱不堪。

    天岐又看着刘轩云的身后,脸上的笑意柔和许多,刘轩云站得倒是很直,不会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哪怕浑身脏兮兮的,依旧难掩他的风采。

    当然,他最厉害的是缠人的本事。

    想要缠人,最重要的是跟得上人,没有一双好鞋子的话,跟不上人也就缠不了人。

    天岐收回目光低下头,看到刘轩云脚上那双磨破皮的鞋还有外露的粘着泥的脚趾后不由嫌弃了一下,这好好的鞋子是怎么走破的,还破在了上面,毁东西这方面他也挺厉害的。

    看来,等会不光要买衣服,还要买鞋子,也要再买一匹好一些的马。

    天岐又往上看去,脸上嫌弃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看到刘轩云又莫名其妙地笑着,面上的嫌弃才又重新回来:“刘轩云,我不缺买马的钱,一人一匹马只是为了骑得舒服?!?/p>

    人舒服,马也舒服。

    天岐继续往前走。

    刘轩云低头看了自己的脚,动了动脚趾,毫不在意地动身跟上,一边走一边轻点着头思索,他比天岐重,这是自然的。

    不缺买马的钱,那就是要给他买一匹马。

    刘轩云抬起头望着天岐和小黑的背影又牵动了一边的嘴角,还有,天岐在意小黑,怕他一起坐上来便会压坏了小黑。

    这马怎么会轻易压坏呢?

    是天岐多虑了。

    不过,想得多的人向来重情。

    当然也有满脑子坏主意不怀好意的人,他们也想得多,还想得美,但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有着让他在意的人。

    这样的情,是好是坏呢?

    刘轩云的脸上渐渐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

    天岐的这匹小黑看上去是老黑了,他认得出,刚才林中小黑吃果子的时候,他正躲在树后偷看,也就看到了小黑的牙齿。

    不同年纪的马牙齿是不一样的。

    看小黑的牙齿还有模样,他知道小黑跟在天岐的身边少说也有十来年了,而且这小黑免不了见过不少害人的妖,整日提心吊胆又到处奔波,比起寻常的马匹寿命会短一些。

    哪怕天岐照顾它再好。

    总有一日,马会先行一步离开她。

    这还真是一件伤感的事情。

    “天岐大人?!绷跣菩ψ糯盏教灬纳肀?,歪着头去看天岐脸上的冷峻的神情,见天岐低眼放慢脚步时,他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天岐大人,我只是想冒昧再问一句?!?/p>

    天岐瞥了近在眼前的刘轩云一眼,神色平静地看向眼前,忍着心中想要远离刘轩云的冲动耐下心来听着。

    耳边传来了一道低落的声音。

    “天岐大人,你可还记得这些年来除过了多少只难缠的妖,又攒下了多少来之不易的银子?!绷跣撇辉倏醋盘灬?,眼睛垂下轻笑了一声。

    天岐不由又看了一眼刘轩云,见他暗自感伤着什么犹豫了片刻还是冷冷出声道:“难缠的妖,现在我身边就有一个最难缠的?!彼挥邢肝柿跣频氖?,他倒问起她来了。

    可笑。

    不过,刘轩云说的话让她莫名感到有些辛酸,回想过去的那些事,她心中暗藏的委屈便好像开了一道口子,慢慢涌了出来。

    寻常人家的孩子都是在父母关怀下长大的,她却只有花渐,当她把花渐当做父母来看待时,花渐又丢下她不管了,连句道别都没有。

    想起来便会忍不住生气。

    天岐定睛往远处看去,竭力稳定心神。

    雨还在下,虽然小了些,落在天岐的身上还是浇熄了一些她心中的怒火,而雨中出现的太阳比起烈日当空,此刻也是和煦许多。

    天岐看清方向后又收回目光。

    她的眼中还是有着一些雨水洗不去的恨意。

    当初,若不是花渐丢下她,她便不会想着跟白风走,当然,她就也不会感受到除了花渐之外的温暖,说起来,她倒是还要感谢花渐。

    哼,天岐轻轻出声。

    刘轩云并没有反驳,抬起头朝天岐笑道:“天岐大人说的是,我一向难缠?!背料卵?,也一向是不达目的便誓不罢休。

    天岐垂下眼睛扬起一边的嘴角,并未细想刘轩云口中的话,轻笑了一声后淡然回道:“你明白就好,还有,我不喜欢别人离我太近?!?/p>

    她微微侧过头。

    除了刘轩云这近在耳边的声音外,还有另外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从刚才她便在意着,是急促的马蹄声,听声音有好几个人。

    不知道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天岐拉着缰绳踩了一下马蹬便稳稳当当地骑在马上。

    刘轩云听了她的劝已经往小黑的身旁走开了一些,他抬头见天岐独自上了马,又听到身后传来了马蹄声,便回头往身后看去。

    天岐真正不想理会的人应该是他们。

    远处,有三个身形高大的壮汉骑着三匹骏马疾跑而来,来势汹汹,手中挥舞着马鞭抽打在马的身后,口中急不可耐地喊着“驾”。

    动作粗犷,没有丝毫的怜惜。

    为首的男子浓眉大眼,肤色黝黑,面上又生着许多痘,整张脸都是坑坑洼洼的,就和地上的水坑一样,一看就是疲于奔命的人。

    身后跟着的那两个人嘛。

    刘轩云伸长脖子往远处看去,也是一样的黑,长相一般,都是那种看一眼便记不住的人,但他们的身份应该会让人记住。

    马鞍上还一左一右放着放着两个大袋子,放得快要满了出来,里面装的是他们的衣物,寻常要用的东西,还有一些除妖时要用到的武器。

    袋子口虽然用绳子捆上了,但还是冒出了一些武器的尖头。

    他们是除妖人。

    传闻中,他们是一群对妖深恶痛绝的人,所以有了本事后便见妖就杀,虽然对于这世上害怕妖的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到底还是太过残忍了一些,便不受除妖师的待见。

    看来,这传闻是真的。

    刘轩云又收回了目光看向骑在马上没有往前走的天岐,笑着问道:“天岐大人,我们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除妖是辛苦活,让五大三粗的男人去做不是更好吗?”

    天岐不满地轻笑了一下,身后的红色发带往前飘着,她依旧听着身后的马蹄声,那三人越来越近了,而且朝着他们这边过来。

    她是怕他们的脏水会溅到她的身上才骑在了小黑身上,说到辛苦,小黑今日好像已经很累了,比几个月前还要不堪重负。

    小黑动了动脑袋,甩着从天而降的雨水。

    水便甩到了惹怒天岐的刘轩云身上。

    “雨又大了?!碧灬鹜房戳艘谎?,七月的天就和娃娃的脸一样,说变就变,想停就停,想下便下,她摸着小黑的脖颈安抚着它。

    刘轩云也仰起头望着头顶上的乌云应道:“七月的天气真是多变,就和……”他停顿了一下,慢慢将目光移到天岐的身上。

    天岐低下头,头也不转地看了刘轩云一眼。

    刘轩云露出笑意正要开口,却被近在身旁的一声“驾”打断了注意力。

    他脸上的笑意僵住。

    雨水落在地上,正好被马蹄踩个正着,脏水都到了原本就不干净的刘轩云身上。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过后。

    横冲直撞的三人和天岐,刘轩云擦身而过。

    天岐听着马蹄声越走越远,也从小黑身上下来开口道:“走吧?!?/p>

    天岐和刘轩云一起站在原处。

    那三人跑过他们的身旁后又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眼中的神色有些凶狠,仿佛是猎人见到了心仪已久的猎物。

    “你还在发什么愣?!碧灬弊糯叽俚?。

    刘轩云回过神,摇了摇头和个没事人一样说道:“没什么?”

    天岐轻笑一声,看穿了刘轩云心中所想:“你是在想刚才经过的那三个人是不是除妖人,我看挺像的,而且他们好像已经盯上你了?!?/p>

    刘轩云的身上还有着蜘蛛残留的东西。

    或许那些除妖人是嗅到了他身上的妖气吧。

    她倒是闻不出来,因为她的鼻子又不是那嗅觉灵敏的狗鼻子,所以,那些能变成人形的妖若是站在她的眼前,又不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比如说狐妖露了狐狸尾巴之类的。

    她一定是看不出来的。

    “天岐大人?!绷跣坡裨蛊鹄?,“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你怎么还有些幸灾乐祸呢?”

    天岐转过头,摸了摸小黑自语道:“他们确实是盯上你了,不想死就快点跟上我,不然不会有第二次走运的机会,我的实话就到此为止,听不听由你自己决定?!?/p>

    幸灾乐祸并无善意,而实话往往伤人心,却是出自真情。

    她也更愿意听实话。

    可别人愿不愿意和她说实话,却不是她能决定的事。

    天岐牵着小黑,怅然若失地往前走去。

    刘轩云还在天岐的身后,疑惑地想着,他是说错了什么吗?不过,天岐刚才好像没有反驳他说的那句话,他是天岐的人。

    那就是默许了。

    既然他是天岐的人,哪怕他被别人盯上了,天岐也肯定会?;に?。

    刘轩云眼神明亮笑了起来。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短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职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社长李宝善提了13个"不会忘记" 2019-03-18
  • 1948年,刚转入人民日报社的同志 2019-03-18
  • 北京市北京中汽南方4S店【在线咨询】 2019-03-10
  • 冯英谈用芭蕾向世界传递真善美 2019-03-10
  • 福建省直机关开展提振机关党员干部精气神系列活动 2019-02-21
  • 元代磁州窑的“吉祥三宝” 2019-02-21